紫微斗数:从《红盒子》看名人之后的荣耀与无奈


纪录片电影《红盒子》记录着国宝级布袋戏大师李天禄的长子“陈锡煌”先生的故事,所谓的红盒子是指陈锡煌先生随身带在身边,装着的布袋戏守护神【田都元帅】的红色小盒子。李天禄先生因为入赘身分,因此长子必须跟从母姓,所以陈锡煌先生才没有姓李,并且虽然为长子,但是李天禄先生的亦宛然剧团是由姓李的二儿子接手,而当初陈锡煌先生离开家族是事业时,只带走了那个装着田都元帅的红盒子,也同时带着他自己父亲李天禄先生在台湾国宝级艺术家的招牌。这样的一个招牌让他即便是到李天禄先生过世之后,高龄将近八十,传统布袋戏第一人的他在出场的时候还是要被介绍为李天禄先生的长子陈锡煌,因为这个国宝级父亲,他能够传承最好的传统技艺,他也可以拥有许多机会,但是同时间也必须一直扛着这个招牌,做得好是应该的因为是李天禄的长子,做不好则是丢了父亲的脸,再加上从一出生就从母姓的身份一直不被认为是自己人,复杂的感情以及陈先生自己坚毅的个性,那只在离开努力四十多年的剧团时,唯一带走的红盒子,小小的盒子内装满了他一生的情感、一世的坚持,都压缩在那个小小的盒子里面,电影透过将那个盒子打开后,让我们看到了其中累积了一生,为了父亲、为了自己生为传人、为了自己信念所放射出来的能量。



我们常常很羡慕某些人,是某某某的孩子,其实这些人都有其相当的无奈,因为父亲的存在,他们似乎没有了个人的存在,从小到大没有人会注意他的努力,只会注意他是谁的孩子,这也是因此为何很多名人之后反而会很叛逆的不接家业,或者喜欢与家族做对的原因。就紫微斗数命盘来看,这一类的人通常是本命盘上,命宫暗合父母宫、或者官禄宫暗合父母宫、又或官禄宫暗合田宅宫,必须继承家业或者从事跟家族父亲相关行业者;抑或是父母宫化权化禄化科到自己的命宫、官禄宫的……以上的情况。若是同时间其的父母宫有比较漂亮的星曜组合,例如:在父疾线上有紫微、天相、武曲贪狼、廉贞七杀、太阳……这些组合,并且父母宫显示父亲是个有名望的人,这时候命主就会变得相当的辛苦。一方面暗合宫说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有这样暗合宫组合的人必然深受父亲影响,若是父亲的星曜又是光芒四射强势星曜,则这个人骨子里跟父亲有着相同的能力与想法但是却又受制于父亲。斗数上我们常提到一个观念「他贵你就贱」,盘上的星曜力量是彼此比较与影响的没有绝对的好坏,武曲算是刚硬的但是跟七杀比就差一点,所以当星盘上的星曜在彼此影响的时候,父母宫暗合了自己的命宫官禄宫,必然自己受父亲影响在生命与工作上,若是此时父母宫的星曜较为强势或者是能量比较强大,自己就会受到压制,即使自己命财官三合的状况很好也会受到影响。


而父母宫化权化禄化科到自己命宫、官禄宫,其实都算是不错的,因为会受到父亲的庇佑,问题是如果这个庇佑或者是父母宫状况是强势的情况,则一样会将庇佑转成压力。我常说,所谓的照顾其实是另外一种的控制,也是另外一种的枷锁,所以不能单纯的去看父母宫的飞化,要看父母宫的情况,这也是使用飞化的时候很多人忽略的,陈锡煌先生的父亲是李天禄,或许对外人来说再大的压力,你至少是李天禄的儿子,但是也可能自己父亲的情况可能是杀人抢劫犯呢?这时候情况可能更惨,因此当飞化在使用的时候需要去看飞出的宫位是怎样的情况,不能单独的讨论化忌或者是化禄进去哪个宫位,这是在使用飞化上很重要的观念跟技巧不过也是常常会忽略的。


有了上述的两大类型情况,通常命主就会受到父亲的影响很大,抛开父亲可能是作奸犯科者不说,若是父母宫很旺盛,父亲是社会名人,命主的情况就会如同陈锡煌先生,他一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一面几乎今生永远无法超越,但是又必须去面对去被比较的高墙。曾经这面高墙、这位父亲、这份家族的传统事业,就如同纪录片刚开始的时候,那个独自在黑暗中摆动着手,长达三分钟的片头,那个动作是布袋戏拿掉布偶之后,里面手掌与手指的细腻运用动作,陈锡煌先生近八十岁的手看不到丰润只看到年老人寿上常见的清晰骨肉筋膜,随着慢慢的动作观众在电影一开始就受到手掌的细腻动作所震撼,惊讶于传统布袋戏居然可以做出如此惊人的细致表演,但是随着影片到后面,我们慢慢可以了解,如同那双细腻的手,刚毅的在坚持文化的传承,但是套在手上那个华丽的布偶,如同父亲给予他的庞大枷锁,因为布偶的存在人家才要看,也因为布偶的存在,永远没有人知道那双表演的手需要多少的努力,当电影最后,导演问陈锡煌先生,有什么话要跟父亲说,陈锡煌先生待了一下说,我父亲他是一个很好的人,然 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媒体报导